首名港人两日连征珠峰洛子峰张志辉为登顶毅然辞工专心训练

攀登“世界最高峰”珠穆朗玛峰绝对是每位攀山者的终极目标,然而比起登珠峰,上月有一港人完成了更艰巨的任务,便是在登珠峰后再登洛子峰,连续两日闯海拔逾8500米的两个山峰,而达成此举的是“2019珠穆朗玛中国香港攀山队”副队长张志辉。为了参与此行训练,他将正职辞去,但他追求的不是征服所带来的成就感,而是要把爬山作为生活方式般实践出来。

攀山队于5月22日成功登上珠峰山顶,当中包括队长卢泽琛、张志辉及队员黎乐基三人。登顶后三人回到四号营地,张志辉留下来等待再出发,另外两人则回去二号营地。张志辉于凯旋记者会曾谈到成功登上洛子峰顶感意外,不过他指自己早有准备:“每次爬山时都要登山证,不是爬完珠峰后很想去洛子峰便能去。”整个攀珠峰计划在两年前开始筹备,他指自己是在顺利入选后才开始去想连登两峰这件事。

单是攀上珠峰已很困难,张志辉更要连攻两峰,他指自己做足功课后,看看有没有前人曾成功挑战,再了解自己身体状况后,便在半年前下此决定。本身是健身教练、爬山教练、攀石教练的他,坦言对自己体能状况并不担心,而为连登两峰之前作的训练,便有在今年一月登过“南美最高峰”、阿根廷的阿空加瓜峰,海拔为6961米。

忆述登珠峰后回到四号营地准备的情况,张志辉表示当时自己的状态还可以,并不太疲累,他又持续评估自己在营地休息的时间够不够,让他能回复体力再登洛子峰,期间他一直与领导的雪巴人商量,看看明天的天气状况能否让他们再攻洛子峰。去到凌晨3时40分起床,两人再度商量情况如何,了解自己的身体能否坚持下去,同时又会跟雪巴人定下协议,若雪巴人觉得他的体力不够,便走回头路。

当然,从结果便能得知两人有起行,比起珠峰,张志辉指洛子峰的路更难行,但全因珠峰容易出现塞车情况,故两者各有难处。攻上洛子峰当日,他表示路况理想:“整条路看到大概十多个人,道路很畅通,可跟着自己速度完成。”不过这不表示如香港的山峰一样,他指洛子峰的路况较斜,从相片可看到有时需要梯子等工具攀山。

最后张子辉成功攻顶,对他来说最深刻的不是路况有多困难,反而是爬山人士较少,让他有更多时间观赏景色:“又可以回望整个珠峰景色。”就这样他成为首个两日连登“双峰”的港人,然而对于这个成就,他是回到基地营才得知的,对此他并无大量兴奋感受,因为这是他攀山之路的一个过程:“你问我,我并没有飘飘然。爬山是生活方式,没有追求什么,不是追求纪录。”

“珠峰”两字既远且近,近的是每年到适合攻顶的时节,便会经常顶到两字,甚至乎有电视节目播放攻顶之路,而远的却是其难度之高,并不是每个追求爬山的人能达到。回想起初次爬山,张志辉是在15岁之龄开始对行山有兴趣:“第一次行山,没有什么原因,小时候读书不理想,这世界经常谈读书与数字,一个人成长过程不只是数字及读书好不好,有另外的发展,更能令人全面点。”

至于“珠峰”两字,张志峰由爬山第一天已经知道,不过这只是个梦想,不是体力之缘故,而是金钱所致:“刚刚听到数字,要50多万(才能足以登顶),不是每个人承受到,这件事便放在心里,但想去尝试一下,看看会不会有机会。”时间一跳便来到两年前,张志辉发现“2019珠穆朗玛中国香港攀山队”的选拔,他毅然参加计划,更成功入选,一圆当年的梦想。

张志辉不是年轻时的自己,但是攻顶的初心未曾改变:“只是突然间有机会,我的理念是每个人有机会时,尽量去把握,最初我没有大信心能进队,但不打紧,我不试的话连这个机会也没有,我便去试。过程中解决不同困难,赞助有困难,体能我则是一直有训练的。”为了实践理念,他更因要进行为期一年半的习训,而毅然辞去正职:“要参加四次训练,每次是一个星期到三个星期,一份正常工作没可能达成,所以辞了职。”

攻过珠峰与洛子峰,那张志辉的下个目标呢?未来他的目标不在爬山,而会希望尝试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优胜美地的酋长岩:“全世界其中一幅300米的垂直墙,正在计划当中,要找拍档。”另外他又指自己会继续教练工作:“自己都期望开班,带人体验海外的行山及攀山活动。”或许他希望继续在教班的过程中,传授过程比起结果更为重要的理念:“重要的是去尝试。”

manbetx